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烈士名录 > 张大权
烈士名录
烈士查询

籍  贯:
使用小贴士:
以上烈士信息不需要全部输入,只记得姓,不记得全名时,输入姓氏。只记得省不确定市时可不选择市级城市,即可进行查询。

葬于广西各陵园的烈士信息也可在下面的网站中查询:
广西革命烈士纪念网 http://www.gxlsjn.org/lieshi.php

如您有烈士的照片或文字资料,望能提供与我们,衷谢!
联系邮箱:Info@79china.org

  • 姓  名:张大权  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 
  • 籍  贯:贵州省  毕节地区 金沙县
  • 所在部队:14军40师118团(老山主攻团)2营5连副连长
  • 入伍时间:1976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   牺牲时间: 

  •      张大权烈士
      张大权(1957.5-1984.4.28),贵州省金沙县人。1976年3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,中国共产党党员。文化程度小学,昆明军区(后并入成都军区)陆军第14军40师118团(老山主攻团)2营5连副连长。战后,被中央军委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。
      1976年3月入伍后,编入昆明军区陆军第14军40师118团服役,从当战士、班长起,一直到提干任排长、副连长,成为基层军官。为了供三个弟妹上学读书,多年来省吃俭用、从不乱花一分钱。有一次,为了探家时给孩子带一件生日礼物,转遍了大街小巷,左掂量右比较才恋恋不舍的花去1.70元;为了给父亲治病,先是抽档次最低的“红缨”烟,后来干脆戒掉不抽;为了翻盖家中的破草屋,从1981年起连续三年没有探亲,硬是从牙缝里、舌尖上省下了580多元。1983年12月,正当准备回家翻盖年久失修的房子时,118团接到了作战命令……他二话不说,将家庭的困苦和个人的夙愿深深地埋藏在心底,一门心思投入到了战前训练中。
      1984年4月28日,收复老山战斗开始。118团(老山主攻团)5连是老山右翼攻击营的主攻连,按照战前战术编组,由5连的1排、2排组成突击队,5连副连长张大权担任突击队长。突击队的主要任务是负责攻击老山主峰阵地。战斗打响后,张大权率领突击队奋勇冲杀,连克越军22号、21号两个高地,尖刀班已进至主峰山脚下,突击队准备展开攻击……根据预定的作战方案:一排李排长带领本排担任主攻;二排曹排长带领本排担任助攻;张大权率重火器队负责掩护和支援……攻击发起后,突击队运用相互掩护、交叉攻击的战术,逐步向敌老山主峰阵地逼近。在解放军的凌厉攻势下,越军开始收缩防御阵地,力图凭借坑道负隅顽抗。此时,118团突击队的先头班、组已经开始翻越第一道战壕,并以此为依托,开始向第二道战壕展开攻击,有个别小组已经控制了部分表面阵地,战斗的进展比较顺利。就在这时,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——在地图上看,老山主峰只有一个山头,我军将它编为第50号高地,但实际上老山主峰是由南北两个小山头组成,地势为北高南低,两者中间是一片100米长的凹地——当突击队刚刚占领南侧山头的表面阵地、先头排刚进入中间凹地时,立即遭到北侧山头的越军轻重火器、明暗火力的疯狂射击……先头班有7名战士当场阵亡……攻击出现了暂时的停顿。就在这时候,南侧山头的越军又从坑道里、掩体里钻出来,轻重火器一齐开火,使突击队腹背受敌——这突如其来的打击,使一排又牺牲4人、重伤6人,还有20几个战士被压制在凹地里,形势非常危急…… 看到这种情况,张大权果断命令二排务必控制南侧山头,并全力掩护一排顺利撤出凹地;同时,呼唤我军炮火压制北侧山头的越军,保证一排顺利撤出,第一次攻击失败了。
      部队撤下来以后,张大权查点人数,将人员和火器重新进行了编组,并根据主峰的实际地形重新修改了攻击方案……在我强大炮火的轰击下,在四门无坐力炮、四挺重机枪、四具火箭筒的掩护下,张大权怀抱一挺班用轻机枪,亲自率队发动了对北侧山头的第二次攻击…… 冲击中,左手腕被越军子弹射穿,鲜血顺着枪管往下流……发红的枪管“吱吱”冒烟,左手没有力量了,他就用机枪背带挂在脖子上,右臂夹住机枪平枪扫射,继续带队冲击……在张大权的带领下,突击队的战士们勇猛奋进,连打带炸,不到20分钟,就冲进了北侧山头的的第二道战壕,占领了表面阵地。这时候,狡猾的越军躲进了坑道和掩蔽部,用电台呼唤其炮兵,要求对主峰阵地进行覆盖射击,支援其坚守阵地……正当我突击分队准备乘势扩大战果时,越军的炮弹就像雨点一样砸了下来……炮火中巨大的气浪挟持着横飞的弹片和漫天的烟灰,搅得整个主峰阵地乌烟瘴气,什么也看不见,什么也听不到……由于突击队员刚冲上去,立足未稳,没有任何依托和遮护,完全暴露在敌炮火之下,人员伤亡很大,张大权的右大腿被炮弹炸伤,小腹部被横飞的弹片削破一个洞,肠子和着鲜血从伤口处喷射而出……他赶紧隐蔽在一个炮弹坑里,用手将掉出来的肠子塞回小肚子,撕开三角巾缠住了伤口,指挥着突击队员撤了下来,第二次攻击又受挫了。
      就在突击队撤下来时,越军又从坑道里、掩体里爬了出来,他们在阵地上用汉语狂呼乱叫:“中国佬,大草包!”、“中国佬,有本事冲上来!”……边喊边骂边把我军阵亡烈士的遗体往山下扔……看到越军那狂妄至极的嚣张嘴脸、令人发指的恶行,听到越军那不堪入耳的辱骂,突击队的战士们气得双眼冒火,实在难以忍受这种侮辱……一边和越军对骂,一边就要不顾一些地与越军拚命……张大权看到这种情况,赶紧把战士们喝令回来……突击队再次撤下来后,张大权瞪着血红的眼睛,强忍着小腹剧痛,对剩下的23名突击队员说:“我们5连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草包!我们这一代人也决不当草包!现在,我张大权愿以死相拼,带着你们做最后一次冲击!活着,我们就站在主峰上!死了,我们也要躺在主峰上!我们今天就是要和越南人较量一下,看哪个狗日的是草包!”
      我的眼睛终于捕捉到了那让我终生感叹的一幕:
      首先是军旗,它是那样的美丽,虽然布满了弹孔染满了鲜血,但是任何销烟都无法遮盖它,任何草木鲜花都不能胜过它,它是如此稳健地竖立着,旗手呢,我顺着旗杆往下看,这不再是一个肉体,而是一尊雕像,只见刚才从我手里抢过旗帜的战友双手紧?着旗杆身体笔直的斜撑着旗杆,尽管红旗已被他深深地插入主峰的大地里,但他似乎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,任凭子弹继续从身边划过,任凭战友从身边冲过,仿佛这世界的一切都与他不再有关联了,只要挚着旗他就永远地这样挺立下去。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从我的心里油然而生,什么样的人才能在炮火中魁然不动,只有死人,当我连滚带爬的冲到他的身边,一切让我再也无法控制眼泪的划落了,旗手的胸部已经被弹片打烂,脸部由于近距离的手榴弹爆炸已经嵌满了大小的弹片,生命早已离他而去,但他依然以他无上的雄魂支撑着身体支撑着胜利的旗帜。我蹒跚着来到了他的身旁,他是那样安静地倒在地上,手腕被打断了,缠在腰间的止血带并没阻止住鲜血和肠子的外流,破碎的军服就如飘零的飞絮,微睁的双眼似乎还在注视着我们。

      副连长张大权就这样永远的离我们远去了……(张大权牺牲后,安葬于云南省麻栗坡(县)烈士陵园,墓碑位置:英雄台)

     


    关于我们  |   批评与建议  |  联系我们  |  免责申明  |   南疆老兵之家  |  百度地图  | Sitemap | 
    Copyright ©2010 .79CHINA.ORG.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念堂  京公网安备110115000961号 京ICP备09034476号